首页本所概况组织机构科研人员科研成果《日本研究》杂志社人才培养辽宁省留日同学会
日研动态
本所概况
 
日本供给侧改革暨日本研究论坛2017系列首讲成功举行
2017-06-06 16:51  

日本供给侧改革暨日本研究论坛2017系列首讲成功举行

 

65日,在蒲河校区则行楼日本研究所会议室,成功举行了辽宁大学日本研究所2017年系列讲座(一)日本供给侧改革。讲座由日本研究所主办,日本驻沈阳总领事馆协办。此次讲座有幸邀请到了南开大学日本研究院经济问题专家莽景石教授,日本研究所副所长李彦学、王铁军教授、日本国驻沈阳总领事馆大西留美副领事、日本研究所、经济学院青年教师研究员及部分院所硕博士研究生出席,讲座由崔岩教授主持。

讲座开始,莽景石教授作为老辽大人,日本研究所前所长为重回故地感到十分欣慰,与会人员对莽景石教授的到来表达了热烈的欢迎。

  说明: C:\Users\lenovo\Desktop\莽景石讲座照片\IMG_1263.JPG

  说明: C:\Users\lenovo\Desktop\莽景石讲座照片\IMG_1261.JPG

莽景石教授高屋建瓴地提出了对于日本供给侧改革五个方面的研究:一、日本的供给侧改革。二、美国供给侧改革与日本供给侧改革的比较。三、日本为什么实行“供给侧”政策?四、日本供给侧政策为什么被“锁定”?五、“供给侧改革悖论”与经济政策向短期转变。随后,莽景石教授依次详细讲述了这五个方面。

   说明: C:\Users\lenovo\Desktop\莽景石讲座照片\IMG_1281.JPG

南开大学日本研究院莽景石教授

一、日本的供给侧改革

日本的供给侧改革与美国相比则是静悄悄地,甚至这一提法也不见诸于任何相关文献。尽管如此,莽教授认为上个世纪50年代在日本的确开始了一场“供给侧改革”,并且有以下几点原因决定,它的确是“革命性”的。首先,在西方主要工业化国家普遍实行作用于“需求侧”的凯恩斯主义政策的时候,日本独辟蹊径率先实行了作用于“供给侧”的产业政策;其次,凯恩斯主义政策是一种总量性政策,而日本的产业政策则是一种结构性政策,这一点正是“供给侧改革”的精髓所在;再次,凯恩斯主义政策是一种求均衡、保稳定而不是促增长的经济政策,而日本的产业政策则是一种以发展为国家最高目标的增长政策。尽管对战后以来日本实行的产业政策是否有效,始终存在着争议,但日本所实行的这种产业政策对众多后发展国家、特别是东亚国家的政策选择产生了巨大影响,并被普遍接受。在这一意义上,日本的供给侧改革,甚至比美国的供给侧改革更有影响,至少对后发展国家来说是如此。

   说明: C:\Users\lenovo\Desktop\莽景石讲座照片\IMG_1274.JPG

 二、美国供给侧改革与日本供给侧改革的比较

    首先,美国供给侧改革是对凯恩斯主义政策的反动。其次,英国供给侧改革是对以凯恩斯主义为代表的国家干预主义的否定,是经济自由主义的再次复归,但日本供给侧改革完全不具有这种性质,从一开始就是国家干预主义的,这一点反而和凯恩斯主义是一致的。再次,美国供给侧改革,固然使政策作用的方向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由需求侧转向了供给侧,但总量性政策,稳定性政策,均衡性政策的性质却没有发生变化,始终在结构性政策、增长性政策,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非均衡性政策。

 三、日本为什么实行“供给侧”政策?

莽景石教授从“内生”、“外生”两个层次进行了分析。日本面对资源约束资本不足、劳动力过剩这样的内生条件,反而另辟蹊径走向了资本型重化学工业道路。而这样就需要施行“供给侧”政策来刺激重化学工业的发展。外生条件则是与美国“纪律导向型”国家所不同的是,日本是“发展导向型”国家,政府相对于社会处于强势地位,这就使得“供给侧”政策得以顺利实施。

   说明: C:\Users\lenovo\Desktop\莽景石讲座照片\IMG_1301.JPG

四、日本供给侧政策为什么被“锁定”?

为实现发展,进入1986年以后,日本政府连续5次降低中央银行贴现率,并在19872月以后进一步降低至日本银行建立以来最低的2.5%,在经济已明显过热的情况下,仍然维持这一超低利率达23个月之久。银行等金融机构则竞相以股票、土地为担保进行大规模放贷,低成本融资则助长了对股票、土地的投机,结果酿成巨大的经济泡沫。传统的重化学工业由于占地面积广大厂房众多,在泡沫经济中成为最大的得利者,一些本该退出市场的重化学工业部门因此得以苟延下来,而奇高的房地产价格却阻碍了高新技术企业的进入和发展。日本实行供给侧政策,因保护生产者利益而被锁定,导致了泡沫的形成并在泡沫破灭后,陷入长期萧条,教训是极其深刻的。

   说明: C:\Users\lenovo\Desktop\莽景石讲座照片\IMG_1270.JPG

五、“供给侧改革悖论”与经济政策向短期转变。

   日本在完成向工业化经济转变的上个世纪70年代,以第一次石油危机的爆发为转折点,持续近20年的高速增长结束。与此同时,日本经济本身也由供给约束型转变为需求约束型。总需求由过剩转变为不足,基本原因在于战后日本以农业部门的过剩人口及其向工业部门的转移为基础的总需求扩大机制已经达到极限,劳动力的供给制约日益突出。从另一个角度看,日本政府与生产者结盟所形成的生产者“内部人控制”,造成了整个社会的供给过剩,这是日本一度陷入长期萧条的症结所在。

同时供给侧改革悖论,说明改革需要一个宽松的经济环境。改革本来就是一种利益再分配,推进是艰难的,如果再背负上经济恶化的风险,将有可能使改革陷入困境,难以继续推进。所以,在后小泉时代,日本政府进一步加强了总需求管理,这意味着经济政策由长期向短期的转变,但我不认为这还意味着对小泉改革的一种反动。这种经济政策由长期向短期的转变,并不是对供给侧改革的一种替代,而是为更好的推进供给侧改革提供宽松的经济环境。应该说安倍经济学是正确的政策选择,实际上它除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仍然包括结构改革。小泉时代的改革成果,比如邮政民营化,也正在推进过程中。

最后莽景石教授通过分析日本供给侧改革为我们提供了两个建设性的经验:1)在实施供给侧政策的同时,致力于体制改革和市场增进;(2)供给侧改革和需求侧政策同时并举。

   说明: C:\Users\lenovo\Desktop\莽景石讲座照片\IMG_1297.JPG

   说明: C:\Users\lenovo\Desktop\莽景石讲座照片\IMG_1303.JPG

   说明: IMG_1325.JPG

   说明: C:\Users\lenovo\Desktop\莽景石讲座照片\IMG_1309.JPG

   说明: C:\Users\lenovo\Desktop\莽景石讲座照片\IMG_1327.JPG

参会人员向莽景石教授虚心提问,共同探讨

讲座结束后互动环节,许多老师与同学都争先提问,有关于中国供给侧改革困难的问题,也有关于日本如何做好效率与公平的问题,大家分别就这一领域向莽景石教授求教,教授耐心作了解答,此次讲座圆满成功举行!

 

 

撰稿人:牛如愿、白天娇

 

 

关闭窗口
中国·沈阳·辽宁大学 @Copyright by www.ln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2010
地 址:沈阳市皇姑区崇山中路66号